《女政府办主任:官梯》第198章男局长Vs女记者7及《女政府办主任:官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政府办主任:官梯  作者:晨风徐徐 书号:12332  时间:2017/4/15  字数:15501 
上一章   第198章 男局长Vs女记者(7)    下一章 ( → )
  第198章男局长vs女记者(7)

  下午他们去的地方,是苍东镇华丰农药厂。

  上次赵亮亮局长去过此厂,发现华丰农药厂存在不少问题,这次借联合执法之机,一是检查他们厂有无整改,二是检查他们给村民的经济补偿是否落实。

  丁洁望着窗外的景,说:“冬天仅有的一点绿色都被一些利熏心的人硬是涂上了污点,真令人扼腕叹息!”

  赵亮亮说:“是啊,过去的农村是那么的生态,那么的令人向往,今天美丽的乡村被人为打破了宁静,农民们安居乐业的生活可能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丁洁说:“农民的收入低,为了改变贫穷,有的搞副业,有的去打工,有的做生意。有关单位把工厂开到农村,开到农民的家门口,这本来是好事,但为什么好事会变成坏事呢?”

  赵亮亮说:“过去打仗时,以农村包围城市,取得了辉煌胜利,搞开发建设,从城市向农村扩散,让老百姓增加了收入,可是无声的威胁却在悄悄的走进他们,而我们的农民朋友目光还是有点短浅,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丁洁说:“对,我们解决了温问题,下一步是本小康,共富裕,但是富裕也得科学发展啊,人的生活质量并不是以收入多少来衡量的,幸福还得有精神层面啦,精神压力的持续加码,居住环境的不断恶化,各种疾病对健康的困扰,不要说农民,就是城市居民,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快乐和幸福成了人类的奢侈品!”

  朱群问:“谈那个话就长了。我们先去厂里还是村里?

  赵亮亮说:“先去厂里,免得他们得到消息有所准备,那就失去突击检查的意义了。”

  一行人向华丰农药厂方向走去,赵亮亮说:“这几块田都变成荒地了,麦子还不如草长,一眼就能看出是农药厂造的孽。朱大队,你们平时是怎么管的?”

  朱群说:“他们太狡猾,我们来查时,他们关门歇业,等我们一走,他们又开工,拿他们没办法?”

  赵亮亮知道他有点推卸责任,虽说企业有玩这种“游击战”的,但环保局真要下决心查,企业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在记者面前还是说了句:“要盯着他们不放才对。”

  农药厂的两名保安一见来了一拨不速之客,知道来者不善,但是其中的赵局长他们是认识的,于是赶紧开门打招呼:“赵局,您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带这么多人来检查?”

  钱贵怕保安多嘴,漏他和农药厂厂长的情,瞪了他们一眼,说:“今天我是陪县里的领导来检查,胡华丰在吗?”

  两名保安明白过来,他们是来突击检查的,看来事先没接到通知。

  一下车,大家就闻到了刺鼻的异味,这会儿站在农药厂门口,味道更难闻,好几个人在打嚏。

  赵亮亮径直往里走,丁洁紧跟在后面,一名保安一边快速向厂长办公室跑去,一边回头对赵亮亮说:“你们等一下,让胡厂长陪你们。”

  赵亮亮从兜里掏出一只口罩,递给了丁洁,一本正经地说:“戴着!农药味伤身体,女在这种场所伤害很大!”

  丁洁接过后,笑着说:“谢谢!你懂的不少嘛!只有一个口罩吗?你干吗不戴?”

  赵亮亮边走边说:“男人抵抗力强,没事。”

  赵亮亮和朱群去办公室找胡华丰,检查农药厂有无环评手续和排污许可证,丁洁和摄像师、钱华去检查一个个车间。

  丁洁他们走进车间,除了打料车间的工人戴着口罩外,其他车间的员工既没口罩也没手套。在包装车间,有几名妇女在秤料和分袋包装,也是什么防护都没有。

  丁洁上前问道:“你们就这么干活呀?这样对身体健康非常不利的,怎么不戴上口罩、手套什么的?”

  一名妇女说:“我们习惯了,闻不出农药味了,再说,戴个手套干活不利索,我们都是计件工资,干少了,工资就少拿了。”

  她居然说习惯了,习惯了才可怕,那种毒和粉尘,把人的肺部和呼吸道都“俘虏”了,这样下去,她们的身体早晚会出问题!

  丁洁说:“大姐,你一个月拿多少工资呀?”

  妇女说:“不加班的话,五六百块一个月,我们天天加班,一个月有一千左右吧。没办法呀,家里老人、小孩要养,肩上负担重,庄稼地又不能种了,不趁年纪轻多挣点,老来要讨饭了!”

  丁洁说:“你想多挣点钱的想法没错,可是身体不能透支啊,不能不顾身体呀,全家里还指望你照顾呢!”

  当赵亮亮、钱贵他们在办公室里喝茶、看资料的同时,钱华和丁洁已把农药厂的情况摸了个遍。这家农药厂既没空气过滤装置,也没污水处理设施,而且,化学原料的废桶天堆放,经雨水冲刷后,残留的农药会渗入地下,污染地下水。就是这么一家外行也能看出问题多多的工厂居然存在三四年之久,村民多次上访,工厂却置若罔闻,其质相当恶劣,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钱华对着丁洁说:“他们不是法盲,而是利令智昏!对于这种明知故犯、屡教不改的违法对象,这次要严加惩处!”

  丁洁说:“农药本来是治理虫害的,但农药厂自己成了一害,这不是很具讽刺意味吗?”

  钱华说:“农药厂的厂长姓胡,没想到他做人做事也这么胡作非为,走,我们找他算账去!”

  钱华走进办公室,怒气冲冲地对钱贵说:“钱镇长,对于这家华丰农药厂,问题这么严重,镇里就这样让他们放肆吗?”

  钱贵说:“胡厂长和镇里很重视和村民的沟通,赵局长上次关照的事,已圆解决!”

  胡厂长介绍说:“上次赵局长亲自来厂里和村里调查,还和田副镇长达成一致意见,要我们农药厂尽快解决对村民的赔偿问题。前几天,我们和村民通过友好协商,已经解决了此事,我厂给二十户村民赔偿两年的青苗费三千二百元,给村的每户居民二百元的饮水补偿金,给危害最严重的一家一次赔偿十万元的养鱼损失费,对在工厂附近、庄稼歉收的四家农户,每家招收一人作为工厂的员工,村民们对这个解决方案很满意,他们都有签字和摁手印的协议书,您要不要看看?”

  赵亮亮冷笑道:“这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半。”

  胡厂长疑惑的问:“不是您上次来提出的意见吗?难道我落实错了?”

  赵亮亮抬头看看他说:“这仅仅是治标,不是治本!你们排放的污水,cOd严重超标,我们仍然要依法进行查处!”

  胡厂长眼睛看着钱贵,意思是向他求救,钱贵说:“亮亮局长,你看我们好不容易招来的项目,当时也给了不少承诺,您看是不是这次就算了。”

  赵亮亮没好气的说:“钱镇长,都像你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建成环保模范城啊?”

  在去寻访收污染最严重的程富贵的路上,丁洁感慨道:“违法者总是会作茧自缚,环保是正义的事业,污染制造者永远不得人心!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挖空心思欺骗百姓,一定逃不法律的制裁!我们《民生》栏目对这个厂要进行跟踪报道!”

  赵亮亮由衷地说:“丁洁,谢谢你的支持!请放心,我不会失去信心,我相信正,真理始终站在我们一边!”

  检查组到了村里,看到很多人胳膊上戴着黑箍儿,里束着白带,钱贵说:“我们来得真不是时候,看来村里刚死了人。为了避免沾染晦气,赵局,要不我们撤退吧?”

  赵亮亮说:“死人怕什么?既然来了,总要见见那个程富贵吧?”

  在前面的路上,有个男人面走来,赵亮亮说:“你好,请问程富贵大叔的家在哪儿?”

  那人答道:“今天村里人都在陆叔家办丧事,程叔也在帮忙。”

  那男人正要走,忽然看到钱贵对他使脸色,他转身就朝那办丧事的人家跑去。估计那个男的认识钱镇长。

  小吴抗着摄像机说:“钱镇长,人家看见您就跑,是不是见到您害怕呀?”

  钱贵说:“怎么可能呢?我是老虎吗,我有那么可怕吗?他可能忘记什么东西了,才跑回去。”

  他们还没走到那户人家,就见从堂里涌出十几个人,都是老人和妇女,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赵亮亮说:“请问你们谁认识程富贵大叔?”

  前面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伯,说:“我就是程富贵!你们是环保局的吧?来得正是时候,我们正要去找你们!”

  赵亮亮说:“哦,您就是程叔,今天我们来看望您,问您好!”程富贵说:“谢谢局长关心!”

  赵亮亮问:“上次我协调的意见都到位了吧?”

  程富贵不情愿的说:“都办了。”

  赵亮亮看程富贵答应的不爽快,就问:“这样的处理你看怎么样?”

  程富贵不住的还是说:“可惜啊,你们环保局里不全是好人,也有吃人饭不干人事的!”

  赵亮亮诧异地说:“这话怎么讲?”

  程富贵瞪了钱贵一眼,说:“农药厂来了四年,我们村被污染了四年,到都没见有人来管过!我们吃的米、麦、菜,味道都变样了,河里的水不能喝,连洗衣都洗不了,我们每家都打井,可井水里都能闻出农药味!这回,农药厂给我们赔钱了,是不是以后没人管我们死活了?”

  电视台的摄像师小吴一直跟在后面拍摄,丁洁上前说:“程叔,你们的情况向镇里和环保部门反映过吗?这几年真的没有领导来管过这事吗?”

  程富贵说:“咋没反映?都反映了两年多了,环保局也来过人,可就是面,没见办什么事!我们村这几年得癌症死的,少说有一个排,没准儿都和这农药厂有关!我老婆刚死不久,今天老陆又走了,他才六十来岁。两年前的他,身体得很,小小病都没有,挑一百斤的水稻不弯,突然就生了怪病,他死得太早了!本来,等老陆的丧事办完,我们还想去市里找环保局,今天你们来了人,那我们就把话说清楚,我们就是把农药厂赔的钱都还了,也要让他们把厂子关掉!他们的厂子害人不浅哪!再不关,我们村就完蛋啦!”

  钱贵说:“老程,事情不都按赵局长和你们的意思解决了吗?怎么还不足?”

  朱群说:“赔钱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这事我们环保局要管,不能让农药厂把污染危害继续扩大。赵局,我觉得对农药厂不能单单罚款了事,还要叫他们停产整改!整改不达标的,坚决取缔!”

  赵亮亮说:“对,对违法分子不能心慈手软,对他们严格一点儿,污染的危害才能少一点儿!朱大队,你采样后回局里化验,如果超标严重,我就对他们不客气了!”

  一会儿朱群的提兜里已经采集了好几个瓶子,有排污口的污水、鱼塘的水、农药厂边上田里的泥土、菜地上的青菜、村民井中取的井水等,他要带回监测中心交给技术员检测,等检测报告出来,就有了从严执法的依据,华丰农药厂造成这么大的污染危害,早就应该取缔了,而不是一再地姑息养

  赵亮亮劝慰村民说:“请大家节哀自重!请放心,我们环保局的职责就是治理好污染,保护好环境,让大家有一个健康安全的生活环境,华丰农药厂的问题,一定会妥善解决的!”

  有村民说:“赵局长早就知道我们村的情况了,今天又亲自来看过,估计什么用呢?“

  有个村民说:“我们把老陆的遗体抬他们车上去,老陆是得癌症死的,为什么得癌症,要叫他们好好查查,给我们个答复!”

  程富贵劝阻道:“我们有话说话,别做过的事!”

  朱群说:“程叔,赵局长本来是要来看望大家的,你们这样一来就不地道了!”

  程富贵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啊,我们的日子,真好比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再过下去,我们都要得病、都要短命了!我们不明白,农药厂到底有什么来头,就像城隍庙一样动不得吗?”

  赵亮亮说:“我向大家保证,我们会和有关部门协商,抓紧时间处理这件事,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村民们在程富贵的劝说下让开了一条路,赵亮亮和钱贵带领大家到了陆家,并向陆的遗体三躹躬,向他告别。

  赵亮亮率先拿出两百元交给程富贵,请他转交给陆家。联合执法的另外几位,也一百二百地捐了一点儿钱,钱虽不多,但表达了一份心意。

  大家离开陆家时,心情都有点儿郁闷,赵亮亮更是闷闷不乐。

  触目惊心的污染,违法明显的农药厂,联合执法队却无功而返,虽然见到了程富贵,但也看到了老人的离世,污染的猖獗,执法的软弱,让赵亮亮愤懑又无奈。

  钱贵说:“我们回镇吃饭吧,今天我请客,我们陈书记也想和大家见个面。”

  赵亮亮想拒绝时,钱华却说:“既然镇长已经安排好了,盛情难却,那我们就入乡随俗吧!”

  朱群知道赵亮亮不想去,但是看天色不早,回去也是要安排丁洁他们吃饭,就说道:“吃顿饭没什么,钱镇长一番好意,我们不必太拘泥于那么多的纪律,只要不喝多就行了,陈书记出场,我们正好和他聊聊。”

  镇里安排在一个家常菜馆,条件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家饭店的主打菜是红烧老鹅、甲鱼粉皮、咸鳝鱼,这三个菜一上,把市区来的丁洁和小吴开心的连连赞不绝口,只顾吃菜,不肯喝酒。

  检查组总共四人,苍东镇安排了十个人作陪,晚上喝酒的程度可想而知,尽管美女丁洁控制了不少,最后出来还是拉着镇委书记老陈的手不放,说你们烧的菜很有特色,下次还要来吃。

  陈书记忙说,你来了,我们的名气就大了,我的形象也可已让更多的人知道了。

  回县城的路上,酒喝得说话有点打啰的赵亮亮叫朱群把丁洁他们安排好。

  朱群问城管局的钱华要不要安排房间,钱华说不用了,送他到家就行。

  于是朱群给丁洁、小吴、赵亮亮分别安排了一个标准间。

  朱群很会做事,说一天下来太累了,不如放松一下,于是又安排了足浴活动。

  赵亮亮心里有鬼,说今天酒喝得偏多,头有点昏,想睡觉,不去了。

  丁洁喝得更多,也是摆摆手,拿着钥匙进了房间。

  朱群、小吴、钱华三人去泡脚了。

  赵亮亮和丁洁在各自在房间里躺了下来,想着马上的好事,两人在各自的房间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哼着自己喜欢的歌。

  赵亮亮先打了个电话回家,告诉老赵和刘丽,说酒喝得有点多,晚上住在大酒店,就不回家了。二老提醒他以后少喝点,身体重要。赵亮亮只是应付式的答应着。

  接着又打了老婆童媛媛的电话,童媛媛今天值夜班,两人互相聊了起来,说了一些麻的情啊爱啊的话。没想到一说就是十几分钟。

  接着又打电话到丁洁那里,丁洁劈头就冒了一句:“你老大人好啊,事情真忙,到才来电话,我打过去就听到说“对方正在通话,请稍后再拨”可是拨了三次都是这个小姐的声音,把人等急死了。

  赵亮亮忙说,就来,就来。

  按了门铃,赵亮亮闪身进了房间,他一把把丁洁抱在怀里,狠狠地亲,狠狠地摸,狠狠地

  “宝贝,想死我了。”

  “嗯——”

  丁洁发出一声轻,身子早被赵亮亮火爆的**给融化了,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在他怀里,一付任君来采撷的模样。

  赵亮亮身上是酒味、汗味和体香味,丁洁呼吸着这股气息,不断地娇哼。

  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的罩什么时候到了赵亮亮手里,这家伙手法倒是越来越了,竟然到了不着痕迹的境界。

  “我们去洗洗吧!”丁洁享受着抚摸,在赵亮亮耳边道。

  “好啊,一起洗。”赵亮亮抱起丁洁九十来斤的身子,直接进了浴室。

  两人光了,赵亮亮才发现,丁洁越发变得水灵,本来偏瘦的身子,居然有种捏得出水的韵味。玲珑剔透的身材,更加越发人,部至少比以前大了一圈。

  那部,以前用手摸上去的时候,只有一巴掌大小,都快握不住了。还有那部,也比以前更加浑圆,高翘,双腿变得更加有力。

  难怪有人说,女人离开不男人的滋润,男人离不开女人的柔情。

  看到这里,赵亮亮便有些猴急,不待丁洁把香皂打完,就一把将她按趴在洗脸的大理石台子上

  “不要,还没洗完呢?”丁洁正要挣扎,赵亮亮已经长驱直入,得她****的。

  一种久违的充实感,渐渐地占据了一切。

  两人也不顾卫不卫生了,用了将近半个小时,在洗漱台上尽情的厮杀了一番。

  从浴室里出来,丁洁咬着赵亮亮的舌头,着他的嘴,慢慢将他朝后推到边,轻轻往他身上着,他就顺势躺在了上。

  饥渴的丁洁一直从他嘴上往下亲,那舌头灵活的从上往下点缀,一直滑到了腹部,继续朝下,直到直到

  “啊”赵亮亮压抑不住,舒服的长喊一声,揪住丁洁的头发,提着她的头一上一下,吐着自己的宝贝,丁洁的嘴上功夫简直出神入化,得他想。

  好像这些成的女人们,嘴上功夫都不差。

  丁洁边赵亮亮的宝贝,边用手来抚摸那两颗起来的**,然后解开自己的浴巾,坦,用夹住赵亮亮的宝贝起来。

  哇!丁洁在帮赵亮亮**,赵亮亮喜出望外了,感觉太烈太刺了,真是仙,快活无比啊。

  “亮亮,舒服不?”丁洁脸色红润,息急促。

  “太了。”赵亮亮舒服的感觉下面在一跳一跳,全身都有点僵硬感了。

  “亮亮,那我们来吧。”丁洁站起来“你朝里一点,我坐上去吧。”

  赵亮亮朝宽大的中央挪了挪,丁洁爬上大,站在上面,对准宝贝缓缓坐下去了。

  一种漉漉热乎乎的感觉瞬时包裹住了赵亮亮,这种场景他只有在电视里看到过,这种动作快让赵亮亮火焚身,四五分裂了。

  丁洁背对着他,双臂撑在头,身子后仰,扬着下巴,一头浓密黑发直直泻下来,随着身体上下晃动在赵亮亮的面门上轻轻擦拂,的,舒服而刺

  赵亮亮推着丁洁的晃动,嘴里呢喃到,快点。

  丁洁摇晃了一大会,纤细的肢有点酸了。

  赵亮亮于是双手把住她的小,上下推动,带着下面一上一下,一出一进“咕唧咕唧”水声潺潺,出的琼浆玉顺着**儿缓缓而下,慢慢到了赵亮亮的身上,透明晶莹。

  丁洁放肆的呻着,那种撕裂般快活的叫声一波又一波刺着赵亮亮的感官神经,最后一阵冷颤,直直抵达最深处,出了男人的华,而在那一瞬间,丁洁的身子剧烈颤抖,花瓣口里一股晶莹剔透的体冲击在了赵亮亮的宝贝头上,灼热发烫,好不刺

  完后,丁洁并没有从他身上起来,宝贝依旧还留在里面,背躺在他膛上,拉过赵亮亮的双手放在一对**酥软同时又富有弹的**上“一下咪咪”她娇吁吁的说道。

  “美女,你越来越厉害了啊。”赵亮亮捏着两只白的咪咪,半开着玩笑。

  “怎么厉害了?”丁洁吐气如兰的斜睨着头,一头长发盖在他脸上,很是受用“你不喜欢我和你干这个的时候一点吗?”

  “喜欢,太喜欢了。”赵亮亮知足的笑道“真想让你夜不停的吃我的宝贝儿,直到体无完肤,摇摇坠。”

  “哈哈”丁洁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花容颤。

  两人在筋疲力尽后昏昏睡去。

  一阵西哩哔啦的水声将赵亮亮从睡梦中惊醒,赵亮亮抬头一看,天已经发亮,他忙摸了一边,没人,刚才的声音肯定是当今在洗手间里洗澡的声音。

  赵亮亮悄悄爬起,轻手轻脚来到洗手间门口,推开一个门,**起丁洁洗澡情景来。

  赵亮亮往里一瞧,只见一具与维娜斯比美的**展赵亮亮眼前,雪白的肌肤、**坚的**、水蛇般的细、微微鼓起的**和那茂密呈倒三角形的乌黑再加上修长的双腿,看的赵亮亮是血脉贲张,他那***更是差一点就把顶破了。

  就在这时丁洁洗着洗着突然开始自起来,只见她右手拿着莲蓬头用强烈的水柱冲向自己的,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却伸进**内捣鼓着,不一会儿丁洁便轻声哼叫起来。

  赵亮亮还从来没有看过女人**是什么样子,他要看个究竟,看着看着,这样的情景不仅让赵亮亮火更为旺盛,同时心中想,自己昨天晚上已经让她来了四五次**,难道自己还不能足她,还是一大早,她心疼我,不愿意打搅我,让我多休息一会儿呢。

  丁洁的声音是越来越大,表情是越来越难受,她越来越需要男人的力量了。

  这时赵亮亮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火,下便将门推开朝丁洁走去。

  丁洁看到赵亮亮进来吓了一跳,突然放掉了手中的莲蓬头,还滑了一跤,赵亮亮赶忙将她紧紧抱住,说:“你难受,怎么不喊我呢?”

  “我怕打搅你,悠悠书。盟

  想让你多睡会儿,昨晚你太累了。”

  “我没事的,能足你。”说着赵亮亮便向丁洁那红润的嘴吻去,并舌头朝她的口中伸去。

  而赵亮亮的两手也没闲着,一手**着丁洁光滑如脂的背部,一手**她丰腴的**,手指更是朝她的那儿扣挖不已,至于硬的***自然是理所当然向她那令人**的**进攻。

  不一会儿丁洁不但献上她的香吻,舌头也伸进赵亮亮的口中灵巧的搅动,当他俩的嘴分开时彼此的唾连成一线,就像搬断的荷藕两截间是分不开的藕丝。

  口对口的热吻结束后,赵亮亮又开始另一次的长吻,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丁洁下面的那张樱桃小口。

  赵亮亮要丁洁靠在浴室的墙上把两脚张开,然后赵亮亮跪在她的身前用两手的拇指拨开大**后,赵亮亮便朝她的**吻去。

  赵亮亮一边**着一边还用舌头挑逗那早已充血膨的**,才两下子,丁洁那肥美的**就出了甘美的**,赵亮亮一滴不剩的将它全部下。

  这时只见丁洁一边颤抖着双脚一边像是无力的哭着说:“哦哦哦,亮亮宝宝,别再逗我了,我,我不行了,快快将你的大**到我的**来吧!”

  听到这样深情的泣诉,赵亮亮又怎能没有反应呢?于是赵亮亮要丁洁将手扶在浴缸上把**翘起来,接着赵亮亮便两手扶着她的纤,然后把他那早已等待多时的***猛力的**那几个小时空闲的**,而丁洁自然是热情的合赵亮亮的

  赵亮亮哼唧哼唧**了二十多分钟,丁洁开始大叫一声后从她的**出了大量的**,赵亮亮的***受到**的冲也忍不住的**出来,就这样他俩一同达到了**。

  **后赵亮亮便抱起丁洁走进房间,当赵亮亮轻柔的将她放在上时,丁洁用她那如白玉般的双臂朝赵亮亮的脖子一勾,赵亮亮便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倒在她的身上,接着丁洁便主动奉献上她的香

  一阵热吻之后,赵亮亮让他的大在丁洁的**中一进一出地干了起来。

  丁洁在赵亮亮身下努力地扭动、耸着她的大**,使赵亮亮感到无限美妙的快,周身的孔几乎都得张开了。

  丁洁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声语,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声中表无遗。

  赵亮亮的和丁洁的连接处,每当整大家伙被爱水涟涟的小**进去时,烈的动作所引起的磨擦声,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

  干的速度和力量,随着赵亮亮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酥麻的快,使赵亮亮不由得边干边道∶“喔丁洁好喔的小**真紧夹得赵亮亮舒服死了啊太美了**丁洁和你**真

  丁洁被赵亮亮干得也加大了她**扭摆的幅度,整个**的大像筛子一样贴着褥摇个不停,温

  道也一紧一松地咬着赵亮亮的大**,爱水一阵阵地像个不停地从她的**里倾出来,无限的酥麻快得丁洁纤款摆、狂扭地合着赵亮亮干的速度,小嘴里大叫着道∶“哎哎呀宝贝你干得丁洁美丁洁的命要交给你了唔好好美喔唷唷好麻又赵亮亮丁洁要要我给大家伙儿子了喔喔”

  丁洁的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深处也颤颤地**着,连连出了大股大股的,得昏地躺着不能动弹。

  见她如此,赵亮亮也只好休兵停战,把玩着她前尖**的**,玩到爱煞处,忍不住低头在那鲜红凸的上**了起来。

  丁洁被赵亮亮舐吻咬的动作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漾,娇连连;底下那**、滑的**上,有赵亮亮的肥大**在旋转磨擦着,更始得她全身酥麻、急得媚眼横飞、透骨地在赵亮亮身下扭舞着娇躯,小嘴里更是不时地传出一两声人的婉转呻

  赵亮亮的大家伙在深深干丁洁**里的时,总不忘在她的口磨几下,然后猛地出了一大半,用**在她的**磨磨,再狠狠地干进去。水在他们的处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丁洁的两条**上举,勾在赵亮亮的背上,使她紧凑人的小**更是突出地向赵亮亮的大家伙,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赵亮亮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扭着,人的哼声叫着∶“亮亮亮亮的宝贝我要被被你的大大家伙干死了喔真真好你得我好舒服极了嗯嗯我的小**又酸又又涨啊上天了喔好好唉唷我的乖宝宝你真会干得好快活唷喔喔不行了我又要出来了**受受不了啊喔”

  丁洁连续叫了十几分钟,**也连连了四次爱水,滑腻腻的爱水由她的**往外淌着,顺着肥美的**沟向下浸了洁白的褥单。

  为了让她忘不了这**的一刻,也为了让这次的干使她刻骨铭心,将来好继续和赵亮亮玩这种人的**游戏,赵亮亮强忍着的快,将大家伙再度**丁洁肥的**,使劲地在她娇媚人的上,勇猛、快速、疯狂地着,房里一阵娇媚的**声、水被赵亮亮们俩人***磨擦产生的“唧唧“声、和华丽的弹簧弹簧着两个充热力的**的“嘎嘎”声,谱成了一首世上最动人的**响曲。

  丁洁的玉体微颤,媚眼微眯,人的视线,搔首姿,媚惑异态,毕,勾魂夺魄,妖冶人。尤其在赵亮亮身下婉转娇啼的她,雪白肥隆的**随着赵亮亮的摇摆着,高耸柔的**在赵亮亮眼前摇晃着,更是使赵亮亮魂飞魄散,心旌猛摇,**炽热地高烧着。赵亮亮着,大家伙被丁洁的爱水浸得更是壮肥大地在她的**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着。赵亮亮以无畏的大家伙捣顶、**急、斜入直出地猛著丁洁的**,直干得她**如蚌含珠,也被赵亮亮顶得直抖,得丁洁摇,爱水不停地往外狂着,这时的她已得进入了虚的状态,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的刺让她陶醉在的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足,使她****,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赵亮亮边的**,边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你的水真多啊”

  丁洁不依地撒娇着道∶“嗯宝宝都是你害得我这多喔大家伙冤家我要被你捣散了啊唉呀”

  赵亮亮接着道∶“谁叫要长得这娇美人?媚态动人,又又,在上又是这会摇会晃,怎不教我爱得发狂呢?”

  休息半个小时,赵亮亮和丁洁双双进行了漱洗,带着疲惫的身体下楼吃早饭。

  吃饭过程中,两人商量白天采访的事。

  赵亮亮说,可以去看看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工程,目前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可以增加不少画面镜头。

  丁洁说可以,同时她提出能不能见见苍海的县委书记或者县长,请他们谈谈对环境保护工作的看法和想法。

  赵亮亮说可以啊,但是要和他们先联系一下。

  饭毕,赵亮亮害怕被人撞见,和丁洁先打了个招呼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赵亮亮叫了驾驶员,告诉他抓紧过来,接着联系县委办和县政府办,问曹洪亮书记和刘树明县长的去向。

  县政府办回话,县长刘树明出差在外,看来采访他是不可能了。

  县委办回话,曹书记上面正在开会,下午好像没有什么具体活动安排。

  县委书记正在开会,不好打搅,于是赵亮亮发了个短信给曹洪亮:曹书记好,我是赵亮亮,听说您在开会,就不前往打搅。我正在陪同是电视台丁洁记者,她想今天采访您,想请您谈谈环境保护方面的内容,不知能不能安排一下。

  那边丁洁吃好后,和摄像师小吴联系,问了一下昨晚休息如何,小吴很开心,说是昨晚去做了个足浴,回来一觉睡到大天亮,刚刚起来。丁洁叫他抓紧下去吃点,准备出发。小吴答应一声,好嘞。

  这边,曹洪亮回话,上午开会半天,要不下午过来。

  赵亮亮回信,好的。

  一行人驱车来到污水处理厂工地现场。

  县环保局副局长冯少卿早已在工地等候,看到丁洁他们到来,热情的上来握手问候。

  一阵寒暄后,冯少卿领着丁洁和小吴转了一圈,与几个代表人物进行了对话,通过对话,丁洁的心情十分的感动,看着现场,望着工人,她觉得没有白来。

  她和小吴开始了他们的制作报道,只听丁洁对着镜头道:

  在冰天雪地的严冬季节,这里却是热火朝天的场面,这里有令人感动的平凡,这里有令人钦佩的点滴。在苍海县一个个重点工程建设现场,广大建设者们以顽强的意志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坚守阵地,精心施工,推进工期。城市角落,留下的是他们忙碌奔波的足迹;洪河岸畔,洒下的是他们挥汗如雨的辛劳。他们,不但用双手改变着城市的容颜,更用执着的精神建筑着淮州大地美好的明天。

  为了展现苍海重点工程建设情况,近,本台记者深入部分重点工程建设现场,和建设者们一起感受苍海重点工程的前进步伐,记录现场发生的感人故事,见证奇迹诞生的背后花絮,展望未来跨越发展的美好前景。

  元月12,苍海第二污水处理厂建设工地。

  今天一大早,太阳懒洋洋的从东方爬了起来,一点神气也没有,空气中似乎更多了一些令人胆怯的寒冷,人们不敢伸出自己温暖的双手。当天,气象部门天气预报仍然显示:零下15c。走在工地的路上,听到的是嚓嚓嚓的冰渣声。

  从开工到从地基的开挖,到钢筋混凝土的浇筑,再到今天主体工程初具规模,时间的跃动中,这里,展现给人们的变化总是新月异。请看下面的几个镜头:

  镜头一:“决不能给公司丢脸”

  张强是承建方派驻市第二污水处理厂负责设备安装工程的项目经理。

  这位刚刚30出头的北方小伙子给人的感觉,腼腆内敛。他告诉记者,在土建工程基本完工之后,目前工地上的主要工作便转向了设备的安装调试,而这一工程正是由他们公司承担。

  张强说,自己和苍海很有缘,从工作一开始,他就来到苍海参与了正大公司甲醇项目工程的建设。去年,公司承建市第二污水处理厂项目后,他又通过公开竞聘,当上了项目经理。

  “污水处理厂是苍海县的重点工程,公司领导对此很重视,专门调了一批素质强、业务的技术人员。”张强介绍道,自去年6月6,公司正式进驻工地之后,为了保障每个阶段任务高标准、高质量的完成,项目部一班人不分白天黑夜奋战在工地。12月初,按照指挥部要求,完成了通水和单机调试。12月25,设备安装工程量已完成90%。预计节前,整体设备安装将全部完毕。整个工程时间比指挥部要求要提前一个半月。

  “我们决不能给公司丢脸。我们一定会给苍海人民一份满意的答卷。”张强对着镜头,眼神里充了坚定和自信。

  为了保障工期,自工程开始以来,项目部没有一个人请过假、回过家。张志强说,正是大伙儿的齐心协力,才有了工程保质保量的顺利推进。面对连来的持续低温,为了保障一线工人良好的身体状况,公司专门给每个宿舍安装了空调,后勤人员还特意备齐防寒设备。

  张强的儿子今年3岁了。他告诉记者,孩子很可爱。只是长时间不在家,孩子见了自己总像见了生人一样躲着。“等工程完了,时间好好陪陪儿子。”低沉的话语中,掩饰不住的是一位父亲对孩子的思念和牵挂。

  镜头二:“我是一名员”

  崔师傅是电工班的班长。除了张强外,他是公司派驻第二污水处理厂项目部的唯一一名老员。

  由于技术最全面、业务最湛,为人又老实厚道,班组成员们都亲切地把崔师傅当做老大哥。平里,工人们遇到什么问题,总是找崔师傅请教,崔师傅也总是不厌其烦为大家耐心讲解。每天,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外,快50岁的崔师傅总是闲不住,白天的工作干完了,他还要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工地上对大家白天的工作再仔细地检查,每天都要忙碌到深夜十一二点。

  崔师傅说,自己的父辈们也是干这一行的,而如今,他的儿子又子承父业,在建筑学院学工程造价。祖祖辈辈这样传承下来,崔师傅对自己的工作有着一份不寻常的情感。不管是和朋友,还是和家人在一起,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工地。苍海对崔师傅同样有着一份深厚的感情。从2006年来这里,他已经参与了苍海四五个重点工程的建设。他说,十几年来,他见证了苍海突飞猛进的变化,尤其是近些年,市委、市政府抓城市建设、环境治理,苍海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听工地上的工友们说,崔师傅儿子今年正逢大学毕业。作为一家之主的他由于工作忙,根本无暇顾及孩子,家里人三番五次地打电话催促他,让他时间回家一趟,考虑一下孩子的工作安排问题。可他仍然放不下他的工地、他的工友。他说:“这里更需要我,我是一名员,要给大家带个好头。”

  “觉得亏欠亲人么?”面对丁洁的提问。崔师傅没有回答,但那张已略显沧桑的脸上,却能看到亮滢滢的泪水在闪烁。

  镜头三:带着婆婆上工地。

  这是建设工地上一个再简易不过的工棚。

  一位头银发、佝偻着身的老大娘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慢悠悠地晃动着手里的蒲扇。只见她,一会儿低头闭目养养神,一会儿抬头看看工地的大门。

  这位已74岁高龄的老大娘,是工地材料员牛荣的婆婆。牛荣夫俩都是建设方公司的职工,受工作质的影响,夫俩常年在外奔波忙碌,根本顾不上家。婆婆是公司的退休老职工,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很大的理解和支持,常年帮着他们照顾家里和孩子。如今,孩子已长大**,在上海成家立业。婆婆却由于劳累和年龄的增大,身体大不如以前,身边开始离不开人的照顾。而此时,牛荣夫俩一个在苍海工地,一个在安徽工地。一边是撂不下的工作,一边是舍不下的老人。怎么办?无奈之下,从去年起,牛荣开始带着婆婆上工地。她说,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一个“两全之策”

  带着婆婆上工地,牛荣比别人更多了一份忙碌。每天上班前,她都要给婆婆把水倒好,把常用的东西放在手边;下班后,还要帮着老人洗漱。“总觉歉疚老人,家里有舒服的,温暖的空调,可是还让老人跟着我受这罪。”牛荣一脸的愧疚。

  镜头四:工程完了再筹备婚事

  史丽是市政工程公司一名普通的质检员。

  市政工程公司在完成厂区的截污管线铺设之后,目前又进行着厂区道路的新建任务。

  采访小史的时候,她不在,去市里化验室送样本去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从别人口中,我们开始认识她:一名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小姑娘。

  “每天6点多,你都会在工地上看到她,有时,晚上还要坚持到十一二点。一个外表清秀柔弱的女子长期加班加点工作,其中的辛苦外人无从体会。”

  “别看年纪小,工人们都说她有点火眼金睛,路基土层填埋深度有时仅仅是几厘米的误差,她一眼就能看出来,非要让工人返工不可。”

  “有时她让工人们返工,工人们不愿意,她就耐心地给大家讲解每一道工程环节的重要。实在不行,小史就把领导叫来,非要看着他们把每一道工序都做好不可。”

  大伙儿说,小史是个好姑娘,善良直率。家在市区的她一年也总是难得在家呆上几天。为了让小史有个安定的家,家里人总希望她早点结婚。去年国庆,小史在父母的“迫”下,准备筹备婚事。可由于工程工期紧、进度快,她便把婚事一拖再拖,直到,仍然没有音讯。

  午饭后,小史回来了。等了半天不见人影,直到大伙儿硬把她拉了过来。一开口,小史就说:“大伙儿都很辛苦,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保障工程的顺利完工。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透彻的眼神里,你能看出她对这份工作的执着和热爱。当问及婚事时。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等工程完了,我们来个‘双喜临门’吧!”

  太多的感动,太多的钦佩,在这片土地上淌。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从开工的第一天起,苍海第二污水处理厂的决策者、指挥者、建设者们便以勇挑重担的拼搏精神、攻坚克难的奉献精神,用智慧和汗水推进着项目建设。一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长枯草的荒郊野地,一年后,这里已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巨变。相信随着第二污水处理厂的建成投产,苍海县的环境保护建设必将跨上一个新的台阶。
上一章   女政府办主任:官梯   下一章 ( → )
发迹情迷官太梦幻清江官道弯弯官术官仙平步青云步步晋升重生之官路浮权路香途权力之巅红色仕途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晨风徐徐最新创作的免费官场小说《女政府办主任:官梯》第198章 男局长Vs女及女政府办主任:官梯最新章节第198章 男局长Vs女记者-在线阅读,《女政府办主任:官梯(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女政府办主任:官梯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he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