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为王》17第十六章及《[K]为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K]为王  作者:赢鱼 书号:3049  时间:2016/10/9  字数:6354 
上一章   17第十六章    下一章 ( → )
  如同即将失控一般。

  钳制住身体的手看似温柔,却在以往从未有过的顶中将她一直锢在原位。如同电一般的快慰从尾椎刺向大脑,有什么东西卡在喉中让人无法说话。刚刚十足的前戏早已让闲院有足够的准备继续,但这种完全镇似的行为像是疾风席卷而来,让她连呼吸都开始困难。

  修长白皙的男人的深吻印在上,像是嫌弃此刻不够绵。闲院下意识地勾住男人的脖子,在有些力的时刻借着对方的身体稍微向上弓起身体。

  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去合。

  刚刚的调·教已然耗尽了宗像的耐心,此刻的行为并不像过去那般照顾闲院的感受。感官和本能地驱使让男人略显暴,原本还压抑着的最后一点理智让闲院的稍显主动下如同死骆驼的最后一稻草。

  “弥海砂要是乖一点…”声音变得低哑起来,宗像托着女人下丰而又柔软的地方,在她耳边说:“…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我要是真的乖一点,”闲院轻,对着男人的耳边吹了口气:“就不会…遇见你了。”

  呼吸微滞,男人缓慢地退出几分,片刻后再次横冲直撞到了最深处。如同火种一般的话语让男人陷入了些许失控,连亲吻也变得鲁莽,全无技巧可言。

  “弥海砂…是我的。”

  闲院声音模糊地回答着他。

  “嗯…是你的。”

  都是你的。

  爱意与爱的纠让人丧失理智,冷静自制的男人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肆无忌惮起来的样子让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已经忘记了什么时候萌生了退意,软弱地叫着爱人的名字却被完全无视。感的部位被放缓摩挲着,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带着无法抗拒的刻意,男人像是才发觉一般地吻着闲院的侧颈。

  “弥海砂,刚刚是在叫我吗。”

  “礼司,”抓着单的手指稍微放松了一些:“别这样对我。”

  “真是让人为难的请求。”男人帮闲院理好了有些散的头发,继续着自己的冲撞:“我本来是抱着让弥海砂哭出来的目的开始的呢。”

  完全不打算放过,或者说要将这次机会利用到彻彻底底。本来的相互取悦变成了地索取,消耗殆尽的体力只能让最先疲倦的一方任人宰割。挥之不去的酥麻感让头脑发昏,到最后意识中只能感受着攀越到极限的花火。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外面温泉相互拍打的水声,以及弥漫在空气中的情

  闲院醒来的时候,全身的零件像是没组装好一样。遮光的窗帘将阳光挡在房间外,幽暗的室内让闲院不知道现在的时间。

  勉强撑起身体,原本将她盖得严严实实的薄被滑落在身体之下。闲院有些冷,把被子捞回来盖着,四处找着原本该守在旁边的另一个人。

  宗像并不在房间里,而闲院并不想起,所以继续倒在上打算再睡一会儿。精神和身体,全部都疲惫到极点,就连眼睛都有了异常的酸涩感。

  再次入睡变得十分容易,朦胧之中闲院能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另一边陷了下去,有人掀开被子,将她抱在怀里。体温略高,靠近让人感觉很舒服。

  温暖的手抚过她的脸,有人在她耳边自言自语。

  “让你真的哭出来了这件事…抱歉呐。”

  既然事后要抱歉事前怎么不停手。

  闲院反应缓慢地脑内回应。

  “不过…很值得。”

  “弥海砂,中午好。”

  身边的男人衣冠楚楚,笑容浅淡的样子还有几分谦虚有礼。闲院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捂着自己的脑袋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累死了,起不来。”

  闲院现在身心俱疲,而罪魁祸首此刻正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地叫她起,而且这种完全是已经笃定了可以把她叫起来的语气让她有点发自内心的火大。

  “弥海砂,外面下雪了呢,不去看的话…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宗像向外面看了一眼,因为窗帘遮光,所以外面的情况都是看不到的。

  闲院的眼睛从被子里了出来,很挣扎地看着宗像。

  “是真的下雪了。”宗像拉开窗帘,一阵刺眼的光让闲院适应了好久:“要不然我怎么会冒着让弥海砂生气的风险,来叫弥海砂起呢。”

  窗外是冒着热气的温泉,但远处的房屋却已经盖上了一层银白色。

  “今天降温,天气预报说有大雪,所以就算在温泉也是能看到雪景的。”宗像回头看了看有点发呆的闲院:“很幸运吧,有雪有樱花有温泉,就和我们六年前来的时候一样。”

  最后闲院还是起了,因为忍不住想去看看外面的景。洗过澡后,漉漉的长发想要吹干起码得一刻钟以上。闲院看着浴巾里打后依旧卷着的头发,皱了皱眉。

  头发最后是宗像帮她吹的,因为闲院的架势已经打算顶着乎乎的头冲出去观景了。宗像想说雪一时半会儿不会化,但是连头发还没干就出去凭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会感冒发烧。

  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闲院难拿捏得很,平时吃软不吃硬,但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帮她收拾好了反倒会乖一点。而且就算是体温变低很多也没有以前有精神之类的证据很明显,将她身体变差了的事情直接说出来也会被一口否认。

  男人的眼光徘徊在闲院身上,绿之王留下的伤疤和吻痕都已经被浴衣遮盖住。

  果然,没有照顾好她。

  吹风机将头发全部吹干的时候,闲院躺在宗像的腿上,已经睡意。有点惊诧于在如此噪音下依旧能昏睡过去的技能,宗像带着闲院下去吃了点东西。

  纸糊的窗户外层有层薄薄的冰,温泉的水汽遭遇突然的大雪让旅馆有了一层特别的韵味,闲院想打远看过去旅馆一定像是过了一层水晶一样漂亮。

  中午的午餐很丰盛,但闲院吃了一个温泉蛋之后就一直往外看,直到宗像把东西夹进她碗里。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没来得及用餐,现在就多吃一点怎样。”宗像头也不抬地说:“弥海砂的确太辛苦了…当然如果弥海砂自己不这么认为…”

  闲院拿起筷子,愤地戳了一下碗里的食物。

  吃饭就吃饭,威胁人有意思吗。

  将午餐吃得差不多之后,宗像又给闲院递了一碗汤。喝下去之后闲院的确暖和了不少,不过肩上还是披着一个羊绒的披肩。

  披肩是宗像带过来的,东西一拿出来闲院就知道宗像说有雪很幸运是他编的。春天的温泉镇就算是降温也不会降到需要披肩来保暖的程度,更何况这个披肩披上是绝对的一点风都不会进,保暖能出众到了可怕的程度。

  果然这个人还是在来之前查过了吧,查到了结婚周年纪念的时候会和新婚时一样下雪,所以拜托了旅店老板一定要空出那间一直住的房间来给他们。

  真的已经做了太多事情了,用来填补这两年他们在对方生命里的空缺。

  得知今天有大雪的消息,附近的人简直是闻风而动般赶了过来。本身就很热闹的温泉镇变得熙熙攘攘。赏樱的好位置本来就要靠抢,闲院睡到上三竿而宗像又办法走远,只能在汹涌的人中边走边看。

  共同撑着一把伞,闲院抱着宗像的手臂,在喜欢的地方停下脚步抬头观赏美景。

  周围虽然很吵闹,但是伞下的世界却很安静,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哥特洋装小面瘫。

  拽着闲院的浴衣,突然间出现的安娜躲开了宗像的视线。想说什么但是言又止的模样成功地引起了闲院的注意,蹲下来平视着安娜,闲院摸了摸她的头。

  “安娜,是和不靠谱的吠舞罗问题儿童走散了吗。”

  安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虽然走散了,但是还记得路吗。

  既然这样这孩子为什么会拽着她。

  在她已经回到了宗像身边的情况下。

  宗像颇为意外地打量着这个吠舞罗唯一的女

  拥有“看透”和感知一切的事物的能力,相比第七王权者·无之王·三轮一言不相上下。

  这种通晓一切的能力不同于他。凭借自己的推理通过一件事而延展到一串事,最终还是依靠人的头脑进行工作。

  参破他人的命运,这种能力本身就是一种诅咒。

  不详的孩子。

  如果可以,宗像并不希望闲院和名为栉名安娜的少女有过多的接触。但是闲院和吠舞罗的关系并不似寻常的手段可以解决。而除开其他的原因,闲院本身也是个对小孩子没什么办法的人。

  招小动物喜欢的人又怎么可能不被小孩子上。

  “有位置。”安娜偷偷看了眼宗像:“…想让…弥海砂来。”

  把来过结婚周年纪念的旦那抛弃跟一直让他头疼的团体坐在一起看美景是不是不太好啊安娜。

  “抱歉,安娜。”闲院很有地拒绝了安娜的提议:“我们送你回去吧。”

  第一次被明目张胆地抢老婆感觉有点新鲜的青之王殿下默认了闲院的这个提议。不过没等到出发,吠舞罗的人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喂,你在干什么!”

  被镰本拦住的八田差一点就冲过来:“快把安娜还给我们!”

  “太失职了。”闲院开始了高冷模式:“你们就这么照看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吗,我都觉得有必要带回S4进行监护了。”

  八田差点就炸起来,镰本快拦不住了,宗像并没说话。

  戴着眼镜的男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闲院此时的表情非常鲜活,既然碰上了当然要多看一会儿。

  耍八田对于吠舞罗的任何人来说都非常容易,而闲院则算是一个意外。八田当年第一次见到闲院的时候整个人是傻掉的,他呆呆地指着坐在吧台边红发金眸的美貌女子,对身边的伏见说了句话。

  “猴子,尊哥变成女孩子了=口=!”

  因为这句话,八田被闲院笑至今。

  单方面的欺是在草薙赶来之后才终止的。看到草薙赶来之后,八田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把讨回安娜这件事情交给了二当家,自己撒手不管了。

  “明明是自己丢安娜的现在竟然就跑了。”草薙看着八田的背影有点无奈,转头对闲院点了点头:“弥海砂也来温泉了,好巧。”然后和宗像打了个招呼:“宗像室长。”

  宗像欠欠身算是回礼,对闲院伸出手。

  “既然安全送到了监护人手里,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呢,弥海砂。”

  闲院握住宗像的手,回头对草薙笑了笑。

  “那么不打扰诸君了。”

  宗像道别道。

  草薙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隐没在了人海之中,然后低下头对安娜道谢。

  “多谢了,安娜。”笑了笑之后,草薙说:“不过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自己的心思只有自己知道就已经足够了,更何况那个男人的眼神太透彻理智。

  “说起来,弥海砂在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曾经在吠舞罗住过一段时吧。”

  雪花飘落的时候,打着伞的男人问了一句。

  “嗯,绿之王的追兵追得不那么紧了,我会去吠舞罗那边待两天散散心。”闲院给出了官方回答:“而且我以为你会监视吠舞罗的动向。”

  这样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面前的话,无论怎样都可以被找到了吧。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了宗像的意料。

  “曾经想过,你为什么还没找到我。”敛了眼神,闲院看向前方:“有的时候会猜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说话的时候,闲院的脸有些绯。像是撒娇一样的话用在离家出走这件事上并不合适,但是闲院当时的确就是这个心情。

  “很抱歉我没想到要主动侦查吠舞罗,因为他们和S4虽然是名义对立的,但当时并没有什么冲突,而且并不是会对对手的家人出手的人。”宗像解释了自己当时的想法:“是我没考虑周全。”

  “而且其他的也就算了。”男人拿起和闲院十指握的手,放在边轻吻:“弥海砂,怎么可能不要。”

  高中时闲院的情感如同铜墙铁壁一般让人望而却步,他大概是唯一敢去一直尝试并且最后成功了的人。最开始的意气用事不免让他在后来有些惋惜开端的不美好,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如同其他人一样抱着爱慕的心情,或许最后站在她身边的人就不会是他。

  闲院后来用一种很复杂地语气对他说了什么。

  “是你先招惹我的,以后无论怎样…都不许不要我。”

  所以说,先招惹她的人是他,他又怎么可能在后面的日子里放开她。

  那双眼睛仿佛有魔力一样。

  全然不理会世界上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事物。

  被认真地注视着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特别的足感。

  旅馆附近的拉面店里人不多,宗像于是在角落里找到了不被打扰的位置。拉面店的老板娘看到宗像和闲院,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些年一直会光顾的客人。

  “原来是你们,真是好久不见啊。”开朗热情的老板娘和旅馆老板完全不是一挂的,不过看到闲院表情有点尴尬:“今天炸丸子什么的我来请客吧。”

  说完之后就匆匆忙忙地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宗像感谢了老板娘的好意,而闲院歪着脑袋在想老板娘刚刚的表情。

  难不成老板娘记得她独自来这边住又被追杀的事情么。

  黄金氏族也不给力啊。

  老板娘的儿子躲在帘子后面看着闲院,被盯得有点烦但是又没办法发火的闲院最后对他招招手。小孩子颠地跑过来,今年不过就5岁——宗像和闲院第一次来的时候老板娘还在怀孕,没想到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

  “你是那个照片里的姐姐。”男孩子又仔细看了闲院一眼:“没来过却突然出现在照片里的姐姐。”

  本来在看照片墙的宗像回过头,扫了一眼很天真的老板娘之子。

  “弥海砂来过这里吗,一个人。”

  “嗯,来过。旅馆和这里都来过。”闲院抿了一口清酒:“但是好像谁都不记得我了。”

  宗像的表情在说这真有趣,闲院于是想跟黄金之王翻脸这件事情用不着她了。凭借宗像的脑子解决这件事情并不麻烦,以后要路上小心的人是谁大家都懂。

  啊呀啊呀,不小心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呢。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小男孩将照片拿了出来。老板娘生平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抓拍客人后贴出来,宗像和闲院当时新婚时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出于老板娘的相机之下。

  当时的照片是宗像在帮闲院系围巾,而闲院正伸手去拽宗像的衣角。

  而现在宗像手里的照片上,只有闲院一个人站着。

  在照片墙前,看着他们的照片。

  作者有话要说:补完

  草薙麻麻节哀

  黄金氏族就让室长看着办吧

  球留言嘤嘤嘤
上一章   [K]为王   下一章 ( → )
[花样]移花[网王]双向[陆小凤]傍(陆小凤同人无限打工[剑三+武侠红楼之戏说红八卦红楼综穿追杀玛丽[GD]韩娱[红楼]长姐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赢鱼最新创作的免费同人小说《[K]为王》17第十六章及[K]为王最新章节17第十六章在线阅读,《[K]为王(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K]为王的免费同人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he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