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四章名份全书完及《重生之母女调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重生之母女调教  作者:陈明华 书号:50876  时间:2021/3/13  字数:11332 
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名份(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从里屋到外面,还是短短的几步路,刘颖这次爬的却很快,心里下定了决心,这个女人行动还是很迅速的。

  刘颖做出这个决定,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必然的结果。

  曾几何时,刘颖刚刚走出校园,分配到了医院当护士。那时的她,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加上人又机灵能干,很快就博得了医院领导的赏识,不到五年就当上了医院的护士长。当时的医院还未分科,只是简单的分了几个部门,护士统一管理,故而这个护士长手下有一百多号人,也算是个小领导。

  正当刘颖踌躇志,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赏识她的那位领导突然去世,然后她在职场上的生涯就每况愈下。但让她最不服气的是,周蕊,一个刚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实习生,竟然当上了副护士长,俨然有接替她的架势。事后,她才知道,这个女人是新上任的副院长的侄女。

  朝中有人好做官啊。一个女人,如果想在社会上成就点事业,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支持,太难了。刘颖认识到了这一点,但并不服输,还想和周蕊斗斗。

  结果是她被打回原形,重新当回了护士,由此王国琅才有机会让她伺候。至于她又当上了护士长,是后来的事了,这个时候的护士长只负责一个科室,手下十几个人而已,和原来的护士长不可同而语。

  之前刘颖的人缘不错,但她下来了,这件事却从未有人替她打抱不平的,只是一个个冷眼旁观,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让刘颖的心寒不已。表明上她还是强颜欢笑,但回家没少抹眼泪。张天来本来还有点怀疑她跟那个领导有点啥事,暗自窃喜。看她伤心的样子,假惺惺劝她看开点,好好养养身子。

  刘颖暗自伤心了几天,就平静了下来。她的心里开始扭曲了,就此把一颗野心放到了丈夫头上,支持他的工作,做他的贤内助。替他算计学校每个同事、领导的优缺点和爱好,筹划升迁的捷径;从最开始的送礼请吃饭,到后来,她默认着丈夫暗算自己好姐妹的丈夫;甚至,她豁出身子去陪那些张天来的领导喝酒唱歌,直至上

  但这一切换来的都是什么呢?丈夫现在有了新新,不错,就是新的新

  以前那个新是学校的老师白洁,刘颖还去闹过一次,很快的被张天来给下来了。而现在,这个新具体情况不清楚,但已经让丈夫花了好大的一笔钱了。

  眼前这个男孩给的机会,也许是个陷阱,是骗我的?刘颖对着镜子,问着里面的影子。影子当然不会回答,只能报以苦笑,眼角的皱纹堆积起来,提醒着镜前的女人,你的岁数可不小了。

  就像陈明华想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码,无独有偶,刘颖此刻想到的是,人生每个人都在赌博,赌注就是自己的前途。在这两个男人面前当孙子,在其他人面前充大爷,这样的人生肯定要比现在这种死气沉沉的样子好些吧?

  想起自己最近向上升了一小步,周围人的眼光和原来的都有些区别了,如果自己当上了副院长,那周围的人不得嫉妒死?尤其是那个周蕊,你的靠山下台了,还想在我的手下混,看我怎么摆置你!真想看看你知道这件事情后的表情啊!

  是啊,对刘颖来说,在个别人面前,自己那怕没有一点自尊,是只,但是和大多数人羡慕嫉妒的眼光相比,这点自尊又算得了什么呢?

  男孩既然知道自己怎么怀的孕,那么自己的另一个秘密他肯定也知道了。

  就凭这一点,自己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吧。看看刚才女儿的叫,肯定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玩了,自己也是惨遭蹂躏,五万块钱就像打发我们母女两个啊!妄想!

  刘颖拿定了主意,出了那尾巴。这些臭男人,不知道玩眼会让人得痔疮啊!回头得和小狼说说,别老玩这里。还要注意啊,太没自尊的事少做才行,做多了男人就不稀罕了,但这第一次自己却肯定是逃不开的。

  刘颖爬到了屋外,听着几个人的鼓掌声,臊的脸通红。她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抬起头来。

  出乎刘颖的意料,她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事情发生。两个男人都穿着睡袍,一本正经的坐在沙发上。自己的女儿,也是裹得严严实实。她的身上,穿的是一套漂亮的公主服,蕾丝边的裙摆,细细的束,整个一副纯洁可爱的样子,和刚才的放简直不是一个人。

  听着耳边稀稀落落的掌声,看着眼前三人衣冠整齐的出现,这个意外让刘颖突然恐慌起来,难到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她哀号了一声,后退着返回了屋子里,反手将门带上。

  “,这个货,还要怎么样啊!”陈明华最喜欢玩人的心理,看到自己导演的戏剧顺利上演,得意非凡。但他巴掌鼓到了一半,正是心满意足的时候,女人突然身,有种被戏的感觉,不觉愤怒起来。但他看到狼哥担心的样子,转口道“静静,你进去劝劝你妈。记得我教你话了吧?”

  “嗯。”张文静点点头,扭头朝自己的干爹看看,走向里屋。

  “狼哥,以前他妈的也没见过你的心肠这么软啊。正应了那句老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没事的,你放心好了。”陈明华看到王国琅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显然是担心里面的情况,一半玩笑一半安慰的说道。

  门虚掩着,张文静推门而入,看到妈妈正趴在泣,她轻轻的摇摇头,虚掩上门,走到了母亲身边。刘颖仍然赤着,股的红色印记尚未消散,尾巴刚刚被下,眼还未完全闭合,微微的动着,周围一圈粘糊糊的体。

  “妈,别难受了,好吗?”看到在家里对自己一贯强势的妈妈现在可怜狼狈的样子,张文静也感到有些难过。

  “静静,好闺女,他们怎么把你给成这样了?”刘颖听到女儿的声音,脸泪痕的抬起头,将女儿抱在怀里,母女两个一块哭了起来。过来好一会儿,她才止住了哭泣,涩涩的问道。

  “都是女儿不好,了些坏朋友。被人卖了,结果落到他们手里了。”提到这件事,张文静恨恨的说。

  “王国琅那个混蛋,他们怎么着你了?没打坏你吧?”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刘颖看到张文静愤恨的样子,以为是她遭受了待,手忙脚的上下打量女儿“回头我跟王国琅算账!”

  “没,他们没怎么着我。干爹…就是那个狼哥,对我好的…”

  “他麻痹的,对你好就是跟你上?你还不到十四岁啊。”刘颖看到女儿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心里放下了一半,仍恨恨的骂道。

  “我没事,真的。妈,你可别让干爹生气啊,也就是你,他对待外人可狠了。”张文静听到女儿骂干爹,急忙小声的劝阻起来。

  “,他玩了咱们母女俩,还有理了?你说说,他怎么个狠法?”刘颖声音却不肯降下来。

  “哎呀,妈妈,你小声些。就算干爹疼你,但外面那个…”张文静指指头陈明华的照片“他可真的能收拾咱们啊。”

  “哼,他又能怎么样!”话虽如此,刘颖的声音还是小了些“他们让你进来干啥?”

  “他们让我劝劝你。”张文静这段时间有人调教着,接人待物方面长进不少,她递给妈妈单,等到妈妈披上后,慢条斯理的说道。

  “劝?让咱们母女两个一起伺候这些臭男人?把咱们当什么了?”刘颖现在也有点后悔,但在女儿面前还是要摆成一副倔强的样子。

  “妈,男人嘛,其实都是那么回事。我以前的那些男朋友…一个比一个恶心!再说,相比其他女人,干爹对我真的很好。”

  “什么!这只狼还有其他女人?难为我看的那么严!说说,都是些什么人?”

  “有不少吧。不过,听月月姐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狼哥有了你之后啊,其他的都断了。除了两个女的…有个女的咱们还认识呢。”

  “谁?!”女人天生的八卦天果然不是盖的,上和衣橱里两个女的耳朵都支楞起来。

  “就是爸爸学校的那个老师白洁,就是你骂她是个狐狸的那个。”

  “她!”刘颖恨意大起,这个王国琅,居然和白洁整到一起了!?白洁,你抢完我的老公又抢我的情人!紧接着又是一阵寒意,王国琅对自己的那一点真心难道又是假的?

  张文静看着妈妈脸上晴不定,怯生生的也不敢吭声。

  过了好一会儿,刘颖才沉闷闷的问道“他们处的可好?”张文静当然听不出母亲话音里的醋意,但陈玉娟却是清楚的分辨了出来。

  她不觉暗暗好笑,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工夫吃醋?

  “不怎么样!听干爹说,整那个白洁是小老板的任务。”

  “哦?怎么回事?”听说不怎么样,刘颖的心情有好了起来,追问道。陈玉娟听到于自己的小情人有关,就越发的专注起来。

  “哦,小老板说那个白洁找到他,想要卖给他。他嫌弃她脏,说她是什么公共厕所,就让她到夜总会找狼哥。结果她真的去了,小老板代了,要好好玩玩她,说是给谁报仇。”

  这件事张文静知道的只是一鳞半爪。白洁自从收到了张天来的冷落后,就一直在寻求着另外的靠山,尤其是最近的学校宿舍拆迁,自己究竟能分到什么样的新房呢?张天来根本就在敷衍她,她的目光自然转移到了陈明华身上。

  陈明华对于这种货根本没什么兴趣,但想到她居然参与了鞭打自己的女人,就要报复报复她。就把她接受到了王国琅那里,意思是好好羞辱羞辱她,让她自动退却。结果白洁这个货居然浑然无事,陈明华最后只好投降,接纳了这个新的玩具。

  “怎么玩的!”刘颖这会也不顾和自己谈心的是自己的女儿了,她以为陈明华是给自己报仇呢,对陈明华的好感又上升了一点。她对仇人的下场可是很感兴趣的,紧追着问。

  “好像是干爹找了七八个男人用皮鞭狠狠的了她一通,然后把她给轮了,嗯,就是轮的意思。”看到母亲有点疑惑,张文静主动解释道“然后让她带上面具去跳舞,连着跳了好几个晚上呢。”

  “干嘛让她带面具,直接让她着身子在街上跳得了!反正她也不在乎。”刘颖恶毒的评价着。有些人啊,看到其他人的幸福,就会想到自己的不幸,只有看到其他人的不幸,才会想到自己的幸福。

  “那个白洁好的。被轮了之后,还嫌不过瘾,抱着干爹还想要呢。月月姐说,她见的女人多了,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旺盛,这么的女人呢。”

  “你干爹动她了吗?”刘颖目无表情的问道。

  “没!”张文静再小也知道妈妈生气了,虽然具体情况她没有见到,但只能骗骗妈妈了,害怕妈妈就这个话题继续追问下去,忙道“还有个女的,更惨呢。”

  “哦?!”刘颖果然被女儿给唬住了,转移了注意力。

  “他们…”张文静声音更小了“在地下室关了一个女的!”

  “什么?!”刘颖也紧张了起来,人卖固然犯法,但和私人监又是两个概念。

  “月月姐带我见过一次,她说这个女人算是小老板的女人,得罪了老板。

  你不知道啊,好惨的。她的子有西瓜那么大,好像是被注了什么素。见了我们去,哭着嚎着让我们帮她挤,她的岁数比我大,但什么阿姨、的都叫了出来。月月说一天只挤一次,谁让她得罪咱们老板了呢,还不肯代一些东西。”

  “…”房里有没挤出来,可谓是人间女的苦难之一了。刘颖当了护士这么多年,亲眼看到因为这个不顾形象痛哭涕的女人太多了。

  陈玉娟听的也是暗自皱眉。就算白洁得罪了自己,陈明华替自己报仇,那也说的过去。但这个女人是这么回事呢?太残忍了吧?自己会不会也这样呢?

  “月月那天还带我去玩那个货白洁了。让我带上面具,用羽挠那个狐狸的脚心,把她给挠的啊,笑的脸都筋了,瘫在椅子上半天没起来。太过瘾了!”张文静残忍的本了出来,眉飞舞道。

  “别说了!”刘颖突然对如何戏白洁失去了兴趣,她和陈玉娟想到了一个地方,这些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是不是抱着玩玩的心理,过后再甩掉甚至也关起来?自己生的孩子是个男孩还好说,万一是个女的…“静静,你好好跟妈妈说,狼哥说起过我吗?说实话。”

  “说过的。”张文静看着妈妈紧张的样子,也严肃起来。

  “怎么说的?跟妈妈学学。”

  “那天干爹有点喝多了,说话烂七八糟的,我可能记不太清了。”

  “有啥说啥!”

  其实,张文静也担心,万一哪天得罪了干爹,可就惨了。那天,趁着干爹晕乎乎的,就问他“干爹,哪天我不小心惹你生气了,你会不会也那样对我?”王国琅醉醺醺的,刚刚在女孩的上发过一次,心情不错,他搂着干女儿“小货,你别担心。你和你妈,以后都会是我的女人!”

  “我妈?干爹,你真的准备…”

  “呵呵,小老板能玩上母女花,我王国琅凭啥不行啊!我会对你们好的。”

  “对我们好还让我被你那个老板玩?”张文静以为狼哥说的母女花是自己母女呢。

  “哎,不一样的!”王国琅扭扭头“看到那个货老师没!她是我的玩具,想玩了就玩玩,不玩了就赏给其他人;你们是我的女人,不会让手下那帮家伙占便宜的。不过呢,我是老板的下属,你们就是老板的玩具,他想玩了就玩,不想了就赏我!一样道理嘛!”

  一阵酒意涌了上来,王国琅说话含糊了一下“小老板说,那个女老师是他的女人,谁也不许动的!唉,原本我还想过过手呢!小静静,你可千万别得罪她啊,知道那个红红吗,她稍微刁难了一下阿雪,就被小老板了十几鞭子。”

  “你妈妈,小老板说了,要是在之前跟他说了,他也不会和手下抢女人的。

  我说的晚了点,他已经玩过了,哎,这都是天意啊。不过,他也说了,不会把你们赏其他人了。哎,我,我不在乎。反正能搞上你妈妈这样的女人,那是我做梦到想不到的事啊。”

  张文静给母亲将这番话原原本本的学说了一遍。刘颖和自己的印象相比较,信了有七八分。

  当面的话不能信,但背后的话可信度却是大大提高,这也是人类的本而已。

  这句话对陈玉娟也同样适用。她和刘颖一样,完全听懂了话里的含义。那个红红,就是在厕所里管事的女人,那天自己喊累,她装作没听到,害的自己小腿筋了,原来小情人还是给自己报仇了。哼,如果说得罪自己最狠的,非你陈明华莫属!我倒要看看你的那块皮最厚,最经拧!

  “静静,咱们这样对得起你爸爸吗?”

  “哼,别提他了,我都恨死他了。”张文静对爸爸厌恶与生俱来,这个与刘颖的秘密有关。她又看到了爸爸着白洁和另一个女生,看着女儿被玩的录像,嘴里喊着女儿的名字拼命冲刺的丑态,心里的厌恶更是到了极点。最好,这次爸爸真的彻底能够消失。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刘颖的脸色和缓下来。她将女儿拉到后面,一起爬着出了房门。

  陈明华朝张文静点点头,以示嘉许。

  “来,母狗,到这里来。”陈明华指了指他和狼哥之间的地方“趴到这儿。”

  “是,主人。”刘颖顺从的应道,紧着爬了几步,依偎在两个男人之间。

  两边的小腿肚轻轻的摩擦着她的脸蛋,让她觉得上面阵阵发

  陈明华翘起了小腿,用脚尖抬起了女人的下巴“刘姨,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聪明人,你选了一条光明的大道。不过,想伺候我们满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下巴磕被男孩的大拇脚指头轻轻的踢腾着,虽然不疼,但却让人觉得很是屈辱。刘颖嘴上却说“主人,我尽力让你们满意。”

  “好了,这事等会儿再谈。现在先看看你女儿的表演吧。”陈明华一把将女人拽起来,放到两个男人之间,一只手顺势滑向了女人的峰。另一边,狼哥的手也开始摩挲起刘颖的肚皮。

  张文静此刻应该算是感觉最轻松的一个人了。废话,如果让你憋了半天,那么完的那个时刻的爽快觉肯定让你终身难忘。尤其是自己又顺利的说服了母亲,干爹应该满意了吧。

  张文静本来也算个半个小混混,整天口里也算打打杀杀的,也带头砍过人,但她并没有亲自下过重手,最多在人身上划个口子。当她遇上了狼哥,这才知道什么叫黑社会,什么叫黑道。

  开始她还以为是狼哥在吓唬她,混不在意。当她说,要将坏她贞的那个赵明明给阉了的时候,她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显示自己并不害怕什么。第二天,赵明明就被带到了她的面前,赤的。狼哥递给她一把刀,让她动手。看着平时耀武扬威的成了一条小蚯蚓,而还算英俊的男孩此刻却软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求饶,张文静真的害怕了。

  她的手颤抖着,轻轻的将刀放到了男孩的茎上。男孩拼命挣扎起来,一不小心,反而把他的大腿给划开了一个口子,男孩眼白一翻,晕了过去。张文静也傻愣愣的呆在原地,突然将刀子一仍,掉头跑出了房间。

  以后的事张文静就不知道了,但她却对这个干爹有了深深的惧意。千万不能惹他生气,这是一条基本原则,而原来向往的古惑仔的生活竟然这般血腥和暴力,更让她失去了兴趣。

  如果张文静是上海滩里面的冯程程,她肯定也会喜欢英俊潇洒的发哥,但肯定不会对那些血淋淋的打斗场面感兴趣的。奇怪的,她对待女人却乐此不疲。

  这个时候,狼哥给她指了另一条路。张文静原本就喜欢唱歌,嗓音条件还算可以,狼哥就让她直接上了夜总会的表演舞台,反响还算不错。

  此刻,她知道自己面对着一项挑战,征服眼前这两个男人,不是用身体,而是用自己的歌声。张文静深一口气,打开了房间的音响。

  “我知道,我一直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

  “不错!”一曲唱完,狼哥和刘颖都深感意外,陈明华带头鼓起掌来。

  “刘姨,你女儿这歌唱的怎么样?”

  “你这是想让我女儿做什么?”

  “废话,当歌星啊。”陈明华又将手放到了女人的部,感受着那里的硕大“这也算是对你们的奖励。我给你女儿起了个艺名:张韶涵。这首歌是我新写的,准备让静静今年晚上唱。”

  “真的!?”刘颖呼吸急促起来“你不会骗我吧?”

  “啪。”的一声,狼哥在刘颖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看着刘颖愤怒的眼神,狼哥感到有点委屈,天地良心,要是让小老板打,肯定不会这么轻啊!

  “狗,你认为主人会骗你吗?不过,当然不是中央的晚了,是省台的。

  不过,我相信,这首歌肯定会红的,你女儿也会红的。呵呵,隐形的翅膀,静静,你妈妈,你干爹,我都是你身上隐形的翅膀啊。”陈明华心不在焉的看着还拿着话筒的女孩,恶意的想,我倒要看看真正的张韶涵唱些什么呢?说不定就此消失了吧?至于那些周唱,李愚蠢,还是早点让公司的人给签了吧!那可都是摇钱树啊。

  “是,是。是母狗不好,给主人道歉了。”刘颖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主动了起了男孩的具。

  “哼!道歉有个用。小母狗,去,把你母亲的礼物拿出来。”给刘颖带珠这个精心设计的场面却让陈明华深深的失望了。他忘了刘颖是个护士,对于这种血的事情见的多了。倒是王国琅看看的津津有味,刘颖对于自己女儿给自己带这个倒是有些抵触。尤其是当她看到女儿的头上也带着两只的时候,眼里出一丝伤感。

  “来,你们两个面对面站着。就这样,刘姨,你腿蹲些,这样,就是这样。”陈明华的笑着。灯光下,母女两个相对而站,头对着头,上面四只金属环紧紧相接,远处望去仿佛将母女两个的头链接在了一起,分外的人。

  “哇,你看看,女儿的,母亲的,女儿的白,母亲的红,我不行了,再看下去我又想要了

  。”陈明华夸张的说,巴又重新站立起来。

  外面闹哄哄的,陈玉娟躲在衣橱里,竟然睡着了。衣橱的长度正好让她蜷着身体躺下,下面是厚厚的过冬的被子,身上搭上几件衣服,倒也舒服的。

  她刚刚了两次,觉得有些倦意,外面有是唱歌又是做的,哄哄的。

  不知道几点才能闹完啊,这个小情人玩的太花了,为什么他想让张文静当歌星呢?自己女儿会不会吃醋呢?他给刘颖个副院长,是为了安抚狼哥吧?想着想着她进入了梦乡。

  “铃。”闹钟的声音惊醒了陈玉娟。她习惯的却按闹钟,却碰到了墙壁。楞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

  她偷眼向外看去,上没人。她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发现屋里静悄悄的,仔细看去,屋里没人。她这才放心的收拾起来。哎,内衣粘糊糊的,得换;还要洗澡;衣橱的被子上差点也伤粘,幸亏她及时的拿了件男孩的衣服垫在下面,要不还得给男孩拆洗被子!哎,丢死人了!

  好容易将自己收拾干净,准备将男孩的脏的衣服拿回家收拾,门口又响起了钥匙声。这个坏蛋,昨晚肯定和那对货出去了。仔细一听,好像还有女人的声音,很熟悉的。难道他又有新人了?

  陈玉娟的好奇心有泛滥了,故意让里屋的门半开着,轻车路的躲进了衣橱里。自己这样是不是和男孩一样,也有点心理变态啊?外面的声音传了过来,陈玉娟聚会神的偷听了起来。

  “陈总这是你上三个月的工资,你点收下。别放起来啊,点点!哎,我跟你说,里面扣了一千块啊。看你不点。”潘红玲又小声嘀咕着“真是奇怪,怎么不办张银行卡呢?怪人。”

  “潘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还要什么工资啊。烦!哎,少不少的无所谓了,自当请你吃饭了。”陈明华对于潘红玲的古板也很头疼,这个女人,一切都正正规规的走,自己的公司,还要给自己开工资,个人所得税一分不少的都要,更别提企业所得税了。哎,真是头疼。

  “没办法,你不仅仅是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公司的特聘顾问啊。工资怎么能没有呢?那一千块你不是帮陈美英发的吗?她发现了,死活不要,说是按公司规定走,不能多领。所以你这钱一分不少!”

  “呵呵,这个小阿姨,真的很有意思啊。”陈明华笑了起来,敷衍的点了点钞票,随口问道“她干的怎么样?”

  “不错。不过我觉得她的性格做我的助理不太合适,她更适合做财务,我问过了,她考过会计证,我想让她先去财务部干上一段。”

  “嗯。反正找个工资高的给她干着,当然,不能违反公司原则!”陈明华无奈的拉长了腔调“大不了到时间奖金多发些给她,我出钱。她家的情况,很困难的。”

  “陈总,这是上个月的集团运营情况,我简单口述一下…”潘红玲沉默了一下,声音又响了起来。

  哦,原来是谈工作,陈玉娟的心放了下来。这个潘红玲,虽然漂亮,但还是很有个性的,陈明华对她也比较尊重。应该没什么其他的吧。上次妹妹说道她的工资那么高,原来是小坏蛋垫了一部分啊。

  “讲完了?”陈明华明显的打了一个哈欠“哎,我说潘姐,你干嘛非要大清早上给我讲这个啊,你就不能换个时间?”

  “陈总,你已经推过一次了。”潘红玲一本正经的说“每个月向你汇报工作,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完成。你要知道,我也很忙的。”

  “好好好,讲完了,可以让我休息了?”陈明华顶着个红眼圈,显然有些疲倦。

  “这些只是常规的汇报。还有几件事,我个人有点意见,需要向你提出。”

  “哦?说来听听。”陈明华来了兴趣。

  “第一件,我们下属的天娱传媒最近准备新招收艺人,里面有个叫张韶涵的,你指示要大推。这明显的不合适。当然,她的条件不错,但据我所知,比她条件好的新人至少有三四个。”

  “接着说。”陈明华面无表情。

  “第二件,市三院的副院长周新芬最近有些情况,你准备安排董事会的人推荐了个叫刘颖的上台?首先,周副院长怎么会自动下台呢?刘颖她合适这个职位吗?”

  “第三件,市高中宿舍楼的拆迁,昨天下午差点打了起来,你知道吗?是不是你安排的?”

  “潘总,这几件事,我一件一件给你解释。”

  “张韶涵那个女孩,我看着顺眼。再说,是我写的歌,我准备给谁唱就给谁唱,难道不行吗?这件事我可和公司没有签约。医院的事,周副院长身体有恙,我们私下已经谈过了,她很快就会主动辞职。那个刘颖,能力够了,又肯定会听话,我当然要支持她了。还有,宿舍楼拆迁,本来就是件麻烦事,但我听说,打架的双方都是业主,和咱们集团没什么关系吧?”

  “哼!陈总,你别忽悠我了。那个业主,就是你私下雇佣的人吧?那个刘颖和张韶涵,分明是母女两个,你肯定是看上了她们!你,你不但狡猾,还很花心,你这样对得起陈玉娟吗?嗯?什么给陈美英加钱,我看分明是你心虚!”

  “别别别啊。潘姐,这个真的不是这样的。”陈明华看到潘红玲发怒,心里真的有点发虚。他这种女强人真的很尊重,敬而远之。但集团没有这种人也不行,只好自己受点委屈了。

  “那业主可是真的业主啊!不让拆迁的业主挡了愿意拆迁业主的财路,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可是守法的良民公司啊。”

  “还说不是你做的手脚?”潘红玲也知道拆迁的难度,私下也对自己年轻的老板的古怪想法深感佩服“那两个女人呢?”

  “这个真的冤枉啊。不信你问问娟姐,她们母女两的情况她都知道的。”陈明华准备将事情和盘托出,和陈玉娟可不能生分了。

  “小华,我托大叫你一声。我这个做姐姐的岁数比你大,看过多少男人因为女人而消沉、沉其中,甚至身败名裂的。你很有才华,将来肯定前程远大。

  你现在还年轻,喜欢女人也是正常的。但,但你喜欢上娟姐就够令人难以接受了,你还继续玩其他女人,甚至,包括娟姐的女儿!你想过吗,娟姐会好受吗?”

  “我是好,我知道。但潘姐,我对娟姐肯定是真心的。她女儿,刚开始只是玩玩,现在是她黏上我了,我才发现,真正感兴趣的只有娟姐。要是可能,我真想娶了娟姐,给她个名分。但梅梅先不说,周围的人都肯定没法接受的,会在背后戳脊梁骨的。我倒无所谓,娟姐能接受得了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呢!”

  陈明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对这个女强人诉说起了自己的感情上的烦恼,当然那些龌龊的事就省略了。可能是他平时根本没有可以心的人,而潘红玲的正直很容易赢得人们的信任。

  “怎么办?反正你不能伤了娟姐的心。你啊,怎么说你好呢,说起公司的事情头头是道,自己的事情一团糟糕。”潘红玲听了陈明华的讲述,也很是吃惊。

  “这种事,谁也帮不了你。多考虑考虑娟姐的感受吧,尽量不要伤害她。

  毕竟,她可是你认可的媳妇哦。还有,其他女人你少招惹。”

  “我有事,先走了。”猛然听到陈明华这些七八糟的事,潘红玲心里也糟糟的,觉得自己的话肯能有些出格了。

  屋里的气氛突然尴尬起来,潘红玲不想再追究那几件事,急匆匆的离开了。

  里屋的陈玉娟心里更,名份,这个东西自己从来没有奢望过,男孩却为了这个而这么为难,想着想着,陈玉娟不觉的痴了。

  ——全书完——
上一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   下一章 ( 没有了 )
特警英雌家庭竞赛游戏张无忌与黄衫同庥试试爱龙行天下(快娱乐帝国行只能用裑体爱我在黑社会的成田离婚女校唯一男老世界的唯一木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陈明华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四章 名份-全书完及重生之母女调教最新章节第三十四章 名份-全书完在线阅读,《重生之母女调教(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重生之母女调教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hezxs.com)